上午到板橋殯儀館送堂叔最後一程. 下午將把骨灰送返澎湖給尚未知道這消息的二老.

我們家與嬸婆家一直是很親的. 小時候幾乎天天在晚餐後與父親到嬸婆家串門子, 自然而然常與堂叔的兩個小孩(堂弟)常玩在一起. 後來, 堂叔他們搬離祖厝, 我也唸國中之後, 大家見面的機會才逐漸減少. 雖然如此, 我還是常到嬸婆家, 找另外一位很會畫畫的堂叔聊天, 學畫素描. 

上國高中之後, 大家聚在一起的機會更少了. 清明節的掃墓變成凝聚這些親友的重要日子. 那時後的我很喜歡這個慎終追遠追的日子, 整個家族聚在一起, 每到一個祖先的墓前, 就聊著與他相關的往事. 墳墓一個個散落在各個山坡角落, 我總是特別佩服長輩們總能一個一個毫無遺漏的造訪.

我曾想過, 有一天這個掃墓的擔子會落到我們這輩的頭上, 要如何記住那麼多的墳墓的位置呢? 依稀記得我曾為此請父親替我畫地圖...
多年之後, 我終於發現這憂慮是多餘的了. 為配合政府的政策, 所有祖先的靈位已於10多年前遷移至靈骨塔, 而每年結伴而行的清明掃墓也畫下句點.

今日的告別式除感傷親人的亡故之外, 見到快20年沒見的叔叔與堂弟們也讓人感觸良多.
以前大家曾是那麼親的親友, 怎麼會一晃就是快20年不見? 歲月摧人老, 一下子大家的頭髮都白了. 

平常過年過節因為排假與交通的關係, 還真的沒再這麼多人聚在一起過. 只有在親人往生的這天, 才能把大家拉在一起.
那下一回, 又會是另一個20年或者是...  

曾經想過, 會不會我們家族的情感其實是靠長輩在維繫的? 隨著上一輩的凋零, 這份情感也將無處可依附.
雖然知道這是很自然的事, 但, 就是捨不得去承認這個事實. 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rankLu 的頭像
FrankLu

FrankLu的發現之旅

FrankL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