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多年前, 就看著大學同窗-Ken在讀村上春樹的小說. 直到今天才有機會
見識他的作品. 

很奇妙的一本書, 以第一人稱的口吻, 描寫了中年男子一段20多年的情慾糾葛,
真實與幻滅.

網友的心得:
http://blog.sina.com.tw/evonbabe/article.php?pbgid=23910&entryid=112327


「我是愛她們,非常愛,而且非常珍惜,正如妳所說的。
  不過我知道──這樣是不夠的。我有家庭,有工作。
  我對兩方面都沒有不滿,到目前為止,我想兩方面都很順利。
  我想甚至可以說我很幸福。不過,只是這樣還不夠。我知道。
  自從一年前遇到妳之後,我變得非常清楚。最大的問題是我欠缺了什麼。
  我這樣一個人,我的人生,空空的缺少了什麼,失去了什麼,
  而那個部份一直飢餓著,乾渴著。那個部份不是妻子,也不是孩子能夠填滿的。
  這個世界上,只有你一個人能夠做到這個。
  跟妳在一起,我才感覺到那個部份滿足了。
  而且滿足之後,我才第一次發現,過去的漫長歲月,自己是多麼飢餓、多麼乾渴。
  我再也沒辦法回到那樣的世界去了。」 


//---以下引述自網路上的書評: http://www.readingtimes.com.tw/ReadingTimes/ProductPage.aspx?gp=productdetail&cid=mcac(SellItems)&id=AI0902

這本書,如果只是就表面上看,似乎只失互相錯失的男女罷了。可是,多看了幾次,就會覺得是描述「國境之南、太陽之西」的「那樣」一本書。
「國境之南」代表的是主角一直過著,我們一般人也過著的,大家都認為的理想生活。
而「太陽之西」代表的,就是一時的致命吸引,生活中突然會有的悸慟,錯過了就很難再回來的、我們心中多少有著的「夢想中的生活」。
書中一直給人「不可挽回性」的感覺。錯過了就不會再回來了。就像島本一開始說過了的一樣。除了「不可挽回性」之外,書中的描述方式和情境又準確地貼近生活中,就像是你我的感受,生活中常常會有「啊!就是這樣子」的感覺,或是平常時無意間浮起書中的某些字句。
一開始的少年是獨生子,因為是獨生子所以在內心上是處在孤獨的狀態,好不容易遇上了有相同際遇能夠了解自己感受的女孩子。可是這個女孩子因為生理上的缺陷,對人是封閉著心房的。開朗親切公平地對待每一個人,相對的沒有對誰特別好,小心翼翼地呵護著自己的心防止受傷。她內心是柔弱纖細像是有著容易受傷的某種東西,可是卻好好地藏著連當時和她比較要好的主角都不容易發現。
也就是這樣,最後他們錯失了可以深深溫暖彼此的機會。沒有把某些東西說出來,像是「需要」,造成了兩人的互相遠離。主角漸漸變得強壯了堅強了,島本也守著自己心中的容易受傷的東西躲起來了。
主角後來遇到了像是「太陽之西」一般的致命吸引力,也就是第一個女朋友的表姊。這個舉動深深傷害了女朋友,也使得她最後變成了一個令人害怕的存在。來酒吧找主角的以前同學就說了:「我沒有辦法描述她到底有什麼不一樣,可是她真的有所不同了,公寓裡的孩子每個都怕她。」我想這就是時間的不可挽回性。就像十二歲的島本說的,有些事情一旦過去了就無可挽回了,人被傷害了,傷害人了,也很難去挽回。主角對這一個前往「太陽之西」的機會因為傷害了人的關係無法有什麼行動。
在此之後,主角還是有機會可以毫無牽掛地往心目中的太陽之西奔去。還沒結婚,沒什麼事業,沒有放不下的東西-他在路上遇到了島本。
可是,卻因為沒有堅持著追下去,沒有辦法從「著迷地追著她」的狀態回覆過來,而失去了這個機會。失去了這個機會之後,就在也沒有辦法往太陽之西前進了。已經有所罣礙。
主角在少年時期遠離島本之後,島本已經發生了許多變化,可是在這個時候如果主角叫住島本,一切就會不一樣。一切都還可以挽回,島本腳還是跛的。可是,他錯失了。
等到島本再次出現,腳已經不跛了。這是一個象徵,表示有些東西確實地失去了。主角看著島本走路,已經不像年幼時總走在島本後方一點點所看到的樣子。而且島本帶著許多秘密,主角已經沒辦法也不能夠知道了。所能做的只是等待島本的忽然出現和,消失。
那張納金高的唱片也代表了「特別的存在」。就是因為有特殊的痕跡,對人來說才有意義。沒有和島本一起聽的有磨損的唱片,對主角來說就缺少了「什麼」。而他自己也沒有發現那是他心中那層殼的一個開口,是有人可以進入他的心的珍貴意義。
島本想要和主角一起死掉,是主角最後能夠前往「太陽之西」的機會。可是主角並不知道。島本或許已經有著某些必須背負的過去,沒有法子和主角一起生活。可是沒有辦法說,因為說的話主角一定會願意死亡的。島本希望的是主角在不知道「什麼」的情況下在一起而非帶有強迫性。主角沒有辦法了解,或是說,他選擇了「國境之南」,有著很大很柔軟(一般人認為的理想生活)的國境之南。他沒有辦法放棄國境之南-他已經錯失了可以放棄的時候。所以最後,他已經沒有辦法朝西邊一直走一直走前往太陽之西了。
最後選擇回到妻子身邊也是回到了國境之南。
可是,他心中還是有著那樣子下在海上的大雨,就像是沒有辦法達成自己最想做的事情之遺憾。
時間的,不可挽回性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rankLu 的頭像
FrankLu

FrankLu的發現之旅

FrankL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